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通讯

PE单独立法短期或无望纳入基金法尚存异议

通讯
来源: 作者: 2019-05-17 13:58:11

上周五关于“全国人大或于下周讨论PE单独立法”的报道引起了业界的好奇与疑惑。记者经多方采访求证获悉,近期“讨论PE单独立法”绝不可能。“PE应当纳入《基金法》予以调整,并设专章予以规定。”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如此表示。

据本报记者了解的事实是,全国人大法工委、财经委等将于9月6日召集多部门召开《基金法》修订案的内部座谈会,其中也通知了带头联名“上书”的中国股权和创业投资专业委员会相关人士参加座谈会,算是对“上书”的回应。

“本周座谈会就商讨25家协会提出的单独立法之事项,可能性不大。PE要单独立法,立项都需要很久,短期内推动不现实。”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刘俊海告诉记者。

刘俊海是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曾是1999年《投资基金法》起草工作小组成员。他告诉记者,按照我国的立法流程,每个五年规划全国人大常委会都会提出相应的立法规划。进入立法规划后,方开始调查研究,进入起草阶段,条件成熟后安排审议,一般有三审。最终全国人大审议通过宣布方完成立法。

“PE单独立法之事都不在立法规划内,何谈目前就讨论为其单独立法之事?”刘俊海表示。《证券投资基金法》从1999年开始起草,2003年10月出台,2004年实施。而本次《基金法》修订工作自2008年开始至今亦已经延宕4年。

8月5日,《基金法》的修订草案“一审”结束。一般情况下,“一审”结束后人大法工委将给各部委和相关地方部门发函征求意见,还可能到地方实地调研,并召开多次内部研讨会才能最终形成新的修改稿进行“二审”。

综上,9月6日人大法工委将召开的是一次内部座谈会。关于PE入法的具体规定依然是核心内容,但简单归结为“商谈PE单独立法”事宜的说法是不准确的。

据知情人士透露,“二审”前将有多次内部研讨会,“二审”最快在10月下旬进行。

“PE行业亟待法律进行规制,错过了这次机会,可能会对这个行业造成不利影响。不应让监管权归属之争耽误一部法的修订。PE应当纳入《基金法》予以调整,并设专章予以规定。”刘俊海一直是统一立法的支持者。

在他看来,此次修法调整PE的性质是进行立法补课。1999年启动的《投资基金法》立法名称是“投资基金法”。立法者本想调整规制PE,但由于争议较大,改为《证券投资基金法》,被迫对PE采取了授权国务院立法的态度。既然PE的发展形势迅猛,PE的盈利模式和法律关系日趋清晰,PE的入法条件趋于成熟。

而对于部分国家实施PE/VC单独立法的现象,刘俊海认为,我国的投资基金立法固然要大胆借鉴国际先进立法经验,但国外的行政监管较弱,我们更要从中国国情出发。因此只要《投资基金法》的修改有助于推动中国的投资基金的规范与发展,就不必在形式上与某一国家的立法形式亦步亦趋。立法形式虽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立法内容。

“立法调整+工商登记+PE自律+行业自律+司法救济”是刘俊海一直在呼吁推动建立的友好型监管模式。但也有PE律师告诉记者,短期内单独立法不可能,但单列一章是否能够完全说明PE监管的规则,依然是巨大的问号。“立法时应超脱部门利益、站在一个更高的层面去统筹以减少摩擦矛盾。”

重庆那些牛皮癣医院好来宾最良好的白癜风治疗医院牛皮癣的诊断标准有以下几点

相关推荐